首页|新闻|经济|社会|教育|健康|旅游|文娱|体育|档案青岛|阅读|影像|时尚|艺术|青岛公社|青报专题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张靓颖:用十年来证明进步

2015-01-19 11:09来源:青报网综合

张靓颖第二张

    张靓颖终于登上了《我是歌手》舞台,是什么让此前一直对综艺说“不要不要”的她改变了主意?说是为了名利双收略显功利,说是只去唱歌又不达实质,在这个杂糅了多种情绪和矛盾,却又让这些歌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鲜明的舞台上,漂浮着很多个关键词:尊重、认同感、机会、转折、新的开始……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歌手在这个舞台唱歌时,观众终于暂时放下八卦,抛开成见和喜恶,开始讨论歌曲,开始关心歌手唱得好不好。对歌手来说,有什么还能比获得一群如此专注的听众更开心呢?

    跟张靓颖聊完当下,小编最想做的事是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星座,因为这个年头要找一个没有拖延症、还居然在按计划做事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张靓颖带着点小兴奋透露,她已经做完了《我是歌手》十三期的所有准备,“我需要对每一步都负责任”,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且是不怕输的,即使同台歌手实力强劲。

    张靓颖素来喜欢列行事历,每一个阶段,每一步,都按着计划走。她不玩跨界——不去当主持、演戏、拍影视——而是一门心思把热爱献给唱歌,畏惧成为“三心二意终将一事无成的人”。距离当年选秀出道已整整十年,参加《我是歌手》,对她来说,就像是给观众交出了一份成绩单,直接交底:这十年,她在这条音乐路上学了些什么,能回馈些什么。

    采访到后半段,杜绝聊私人话题的张靓颖聊起了母亲的忧虑,说着说着眼眶就泛了水光。作为自我意识很强的独立派,她在父母眼里,成了不能在合适时间成家的“阻碍”。面对妈妈的逼婚,张靓颖的策略是跟她认真阐述“精神价值”这一命题,“我觉得很多时候,人是需要适度的寂寞,这种寂寞其实是给自己空间去创造自己的精神价值。”可想而知,妈妈没听进去。

    “我的精神世界还不够稳固,我不觉得我是那种把下半辈子建立在下一代,建立在另一半的人”,靓颖没有妥协。

    记者:据我了解,靓颖并不是很喜欢参加综艺,为什么这次来参加呢?

    张靓颖:我没有把它当成是一个综艺来参加。我觉得它对我来说就是,有一个机会可以唱我平时唱不到的歌,然后又是在一个比较好的环境里面,可以淋漓尽致,可以少一些顾忌,关键就是可以唱得很爽。(笑)

    记者:在这之前,洪涛老师其实已经邀约过你好几次了。

    张靓颖:第一次、第二次的时候我还不是很了解,因为看同样差不多类型的节目也蛮多的。另外的话,我前两年的状态也没有到那种真的想要这么做的一个欲望,没有那么强烈。

    记者:第一轮录制了之后你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

    张靓颖:我觉得还挺好的,关键是很久没有觉得自己在舞台上会有一些肢体的动作,不是想好了再做,是做完了发现我刚刚做了一个动作,那种肢体语言是被情绪带动的,不是被意识带动的。

    记者:你觉得《我是歌手》这个舞台和其他你唱歌的地方有什么不一样?

    张靓颖:应该怎么讲呢,我觉得最重要的,其实我从第一场的时候就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改动。但是第一场选了《我用所有报答爱》这首歌,改动并不大,因为这首歌原本的框架和风格指向性非常明确,只能小的调整。我一直都说自己是一个脑力工作者类型的歌手,我非常愿意对歌曲进行再度创作,把它玩出花样。所以对我来说很大一部分乐趣是在前期,我怎么样设计去唱这首歌。平时没有这样的机会,平时对我来说稍微有点死板,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个发挥我跳动的本性的一个机会,一个地方。

    记者:参加这个节目你有比较怕的环节吗?比如有的歌手就比较怕抽那个排名。

    张靓颖:我不会,我觉得抽到第一最好。(笑)

    记者:这是自信还是?

    张靓颖:我有过这样的经历。以前参加一个分赛区的比赛,我抽到第一号,当时我周围的人说,完了。就是抽之前旁边人说,你不会第一个去抽就抽到1号吧,结果我拿起来真的是1号。最后,我也是那一场分赛区的第一。

    记者:其实有那种情况,就是刚好你前面是那种很厉害的歌手,然后后面那个歌手也蛮厉害,你刚好夹在中间。

    张靓颖:那太好了!我觉得那会刺激我的,也许我排练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好,一刺激我会发挥得更好。

    记者:会考虑自己的胜算吗?因为大家说张靓颖肯定就是海豚音,非常厉害。但是在《我是歌手》里,其实嗓音爆发力很强的这一类歌手还挺多,你会考虑自己的胜算吗?

    张靓颖:我的胜算,就是只要没有被淘汰就好。就是从1到6都可以随便排,在哪个位置都无所谓。我在乎的是,要在这个舞台上把我所有想唱的歌唱完就行了。

    记者:这个想法有没有跟洪涛老师沟通过?

    张靓颖:没有,我不需要跟他讲这些。我最后一次拒绝他的时候,我说的是,如果决定要去的话我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准备。不能说因为我觉得自己单纯想去,所以我去。而是说,第一,我想去了;第二,我真的能给这个节目增色。对于我的演出,对于我想要表现的内容,对于节目的精彩程度,哪怕心里要做好第一期就被淘汰的那种状态。在去之前,我必须要做好十三期的所有准备,我要知道每场我表现什么,我要唱什么样的歌曲,而且每一首歌我必须要有两到三个备案,针对不同的状态。

    记者:这样会不会太累?其实它无非是一个综艺节目。

    张靓颖:没有,我真的没有把它当成综艺节目,我去就是唱歌。然后我要把我想唱的东西唱好。而且你说的现场排名,我觉得现场的500位观众很重要;另一方面,这些歌曲播出去了,也许不仅仅是总结2014年到2015年我是什么样的状态,而是说我出道这十年学了多少东西,是我整个做艺人的生涯的一个节点,我需要对自己的每一步都负责任。

张靓颖1

张靓颖标题2

    记者:你觉得选歌难吗?

    张靓颖:难!我是备选太多,然后觉得很难。(笑)

    记者:谁来帮你挑?

    张靓颖:感觉。(追问:不会靠其他人?)大家都会提供大家的意见,最终的话,我不能讲说谁的决定是对的,谁是错的。但是那一秒决定了就决定了,很多时候,“纠结”代表慎重。但也会变成优柔寡断,所以纠结到一半就够了,那个度对我来说是比较合适的。

    记者:看《我是歌手》的很多观众比较偏向大热的歌,所谓传唱度比较高的经典,你选歌会有这方面的考虑吗?

    张靓颖:还好,这不是我的第一个理由。它可能是在比如两首歌之间很难抉择的时候我可能会考虑这样的问题。以前参加各种演出,不同的导演最喜欢讲的就是“耳熟能详”。但任何歌都有一个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我愿意做的事是把陌生的东西变成熟悉的,但是不要一直就那样熟下去。人是需要往前走的,你永远耳熟能详,那你就永远停在过去了。

    记者: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是选秀出身,而且成绩也非常好。《我是歌手》从另外一方面讲是一个比赛类的节目,选秀的歌手来参加也不是第一次(之前还有尚雯婕、周笔畅、张杰),会不会说有一些“炒回锅肉”的嫌疑,你介意大家这样的质疑声吗?会不会介意被比较?

    张靓颖:我觉得这个还好,因为我决定去的时候我肯定心里清楚会有这样的说法。这个看人吧,看说这样的话的人自己从什么出发点去看,所以不需要我去怎么样认为。我的认为只是说,我决定去了,然后我要唱什么歌,我要唱到什么样子,这个才是我该想的,其他的都不该我来想。

    记者:这么多年来,你算是歌手里头极少数不太跨界的艺人,真的是这样。

    张靓颖:我只在音乐上跨界。(笑)(追问:真的不太跨到其它领域去。)我觉得唱歌够我忙了。

    记者: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吗?还是你有其他的坚持?

    张靓颖:不存在坚不坚持,我从出道开始我就很清楚,我是喜欢唱歌。我做我喜欢的事情,我会很竭尽全力,我会不计成本,任何成本,时间成本、金钱成本、各种成本。因为只有这样做事情才能出成绩,当你有一个事情你并不喜欢,你只是想把它做完,我不是那种,那样我肯定做不好,做完我自己也会觉得浪费自己的时间。因为时间越久就越会觉得时间不够用。你并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的终点在哪里,你不知道在终点以前能做到哪里,如果再三心二意的,当然,我是就自己来讲,我会觉得我是那种三心二意会一事无成的人。

    记者:其实大家都很喜欢用“国际化路线”来形容你,你自己认为呢?

    张靓颖:你是指体形吗?(笑)我觉得还是那句话,大家怎么看我是一回事儿,因为每个人只能看到一部分的我,我也只能看到一部分的自己,只能说希望不断地去完善。

    记者:你是不是给自己定了一个特别高的目标?

    张靓颖:没有,我希望脚踏实地。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给自己一个总结或者一个测验,然后看自己到哪里了,能力到哪里了,状态到哪里了,目前脑袋到哪里了,就是要同步,你才真的可以出来的有效率。

    记者:那你目前课程表里都是些什么?

    张靓颖:目前的课程表现在基本上是健身、舞蹈和英语,基本上我都在棚里了其他的时间,偶尔看个电影。(小浪:哪部分的进步是最大的?)应该是在棚(录音棚)里面。

    记者:所以现在是半个制作人的水准吗?

    张靓颖:目前基本上我自己的歌我自己配唱,更重要的是,我会在歌曲设计怎么样唱,包括一些合声怎么样去做设计,我的那种成就感有的时候会大过于在舞台上的自己。有的时候有一些新的想法出来的时候,我真的能在棚里面跟我的朋友在地上打滚。

张靓颖标题3

    记者:那这样(工作和学习饱和),岂不是感情世界的投入比较少?

    张靓颖:我不会这样觉得。(追问:感情生活还是很好?)反正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该告诉大家的时候会交代,但是我不希望大家知道任何私人的事情。

    记者:数一下你现在已经出道十年了……

    张靓颖:如果要我算的话肯定是从小,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唱歌挺牛的时候,从那个时候开始算我唱歌。

    记者:所以“艺龄”已经超过20年了是吗?

    张靓颖:哈哈…这种状态很好,就是会让人很放松,你也不会说因为你平时出去是唱多大的场地,有多少人在追逐你,我没有那种心理优越感,我也没有说以前已经做到怎么怎么样,是不是要从零开始,我都不觉得是从零开始。人是一个一个阶段,你完成了这个梦想才会想下一件事情,所以我是一直在完成一件一件的小事情,那我觉得这个阶段我需要做的事情,目前的这个台阶就是我的零,下一个台阶还是我的零。但是那个零绝不是最原始的地面。我有讲明白吗?

    记者:我懂你的意思。那你有过遗憾的东西吗?

    张靓颖:我很难遗憾。因为我是那种想到什么立马就去了的人,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而且从很多年前我就会开始思考我人生的终点哪里,因为这是一件未知的事情。所以我要时刻准备好这件事情。对不起,这个话题太沉重了(笑)。但是我想表达的是,我时间的紧迫感时刻在告诉我说,我不知道这辈子能做到哪里,包括今年我妈有一段时间跟我闹一些矛盾,她就觉得你应该再考虑一下自己,身体状况,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家庭。

    记者:婚嫁。

    张靓颖:对对,这些问题。然后我就跟我妈解释说,我说,妈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有时候感觉寂寞吗?除了有我的原因,我很少时间陪你。还有一个原因是,你现在没有自己的事业重心,你没有一个兴趣爱好,你没有特别喜欢的把你的精神建立一个基点,所以你会觉得周围一旦没有人了,哪怕是一秒钟,你都会觉得寂寞。我跟她讲精神信仰这个东西,稍微对她来讲有点深奥,她有点冷酷无情的状态。但是我想给她解释的是,人有一个精神依靠是特别重要的,只是我希望你能过得更开心,如果你能有一个自己的兴趣爱好,哪怕是养养花,种种草,之前她还报过老年大学合唱班,跳跳舞,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让生活很充实。我觉得很多时候,人是需要适度的寂寞,这种寂寞其实是给自己空间去创造自己的精神价值。我很艰难的跟我妈妈解释。

    记者:她听明白或者说理解了吗?

    张靓颖:有点难。她只会觉得说我在找借口,但我是真的发自内心想要跟她讲,我这十年左右在北京的一些体会。

    记者:这是中国式父母的一种普遍心态,肯定都是对子女牵肠挂肚,希望子女有一个好的归属,而不是没有人陪伴。当然你妈也这么想。

    张靓颖:我能理解。但是有的时候,可能我就现在正好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我就想跟她说,家庭的事情都不用着急,我觉得该适合的时候我会去判断,但目前我的精神世界还不够稳固,我不觉得我是那种把我的下半辈子建立在下一代、建立在另一半的人。感情这个东西是不可控制的,但是目前我的感情更多的在我的事业上。就我每天睁开眼睛我就会想,今天我需要做1234哪几件事情,就是我所有的安排。

    记者:你没有拖延症。

    张靓颖:对,我太刻板了有的时候,包括我周围的工作人员都会觉得我比较刻板。但是我觉得这种刻板才是让我保持一直充满激情的去做每件事情,才造成我这种开朗活泼状态的一个最基本的点。

    记者:那你妈估计还要再教育你很长一段时间,是这样吗?

    张靓颖:我没有办法去改变她的想法,我只能尽量地尝试跟她解释为什么不要着急。所以之前有哪一次看节目,我就劝我妈,我说你女儿还可以的,不会嫁不出去的。

    记者:所以你妈老是在节目上,看什么《非诚勿扰》?

    张靓颖:对,就是他们老看的那种。你知道婆婆妈妈的那一群人聚到一起的时候,最爱聊这些。我妈老跟我抱怨说,你看谁谁谁都结婚了,谁谁谁都抱孙子了,谁谁谁都怎么样。就是他们一聊就聊晚辈。我一跟人聊就是我哪件事情怎么怎么样,我哪个编曲怎么样。这就是重心。(追问:但他们不想听这些。)我们出发点,我看我自己的人生和我妈妈看我的人生观点有很大的不同。

    记者:主要是身边人都已经到了那一步。

    张靓颖:对,主要是我身边常在一起的人的话题和我妈周围的人的话题不一样。

    记者:那你想过之后怎么去找新的方法调和这个事情吗?还是说继续跟你妈妈无休止的解释或者安抚?

    张靓颖:可能在这一方面我是真的很刻板。我不会为了满足谁的情绪去调整我的计划。我觉得我是把感觉放第一位的,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什么时候发生,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按什么样的方式去走。因为有的时候你即使妥协了,家长也不一定高兴。他以为他会高兴,但其实人生就是你不断会出现纠结,不断会出现问题,也不断地会有新的不好的情绪来给你提问。你不停地在回答。但如果你第一个问题没答好,你后面出现的问题会更多。

    记者:那之后呢?之后是不是会有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张靓颖出现?因为之前听你老板有这么提过,会让大家有惊喜。

    张靓颖:我不知道,我的状态是我希望大家看到了之后自己去评价。包括同样的一种惊喜,有些人觉得不错,像杰伦一样,“哎呦,不错”。有些人是“哇”,有些人是“哦,还好”。就是他能够感受的永远是他自己的那个眼光,那个角度的出发点。我有我自己的感受,我希望我在舞台上的淋漓尽致是我能够感受到了,然后我尽力了,然后我有充分的准备,然后有完美的表现,那就是我觉得很值得的一种,前面所有的投入都会变成值得。对于观众来讲的话,他能够感知到多少,我还是那句很笼统的官腔——看缘分。

 

责任编辑:杨晓琛

频道推荐
频道热图